乐伐替尼治疗晚期肝癌有望成为一线新选择

乐伐替尼小编 发布于 2018-01-11 分类:乐伐替尼资讯 阅读( 191 ) 评论( 0 )

乐伐替尼治疗晚期肝癌有望成为一线新选择 我们知道我国是肝癌大国,患者比较多,因此治疗肝癌是刻不容缓的。那有哪些治疗肝癌的药物呢?乐伐替尼是治疗肝癌的一款药物,据2017年临床试验表明,乐伐替尼治疗晚期肝癌有望成为一线的新选择。下面,跟随海得康乐伐替尼直邮网小编来看一下相关的实验研究。

乐伐替尼治疗晚期肝癌有望成为一线新选择

芝加哥当地时间 2017 年 6 月 4 日在美国肿瘤学会(ASCO)年会,首次公布了乐伐替尼一线治疗 uHCC 随机、开放、非劣效 III 期临床试验(REFLECT)的结果。数据显示,乐伐替尼一线治疗 uHCC,在 OS 方面非劣效于索拉非尼,在亚太人群中一线乐伐替尼治疗肝癌 OS 获益优于索拉非尼,作为 uHCC 的一线治疗方案乐伐替尼的 PFS、TTP 和 ORR 显著优于索拉非尼。

在全世界范围内,肝细胞肝癌(HCC)是导致死亡的第二大癌症,每年约有 74.5 万 HCC 患者死亡。而中国是肝癌大国,据估计 2015 年中国有新发肝癌病例 46.6 万,有 42.2 万患者因肝癌死亡,在年龄小于 60 岁的男性中,肝癌成为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癌症 。索拉非尼作为目前唯一批准用于不能手术或远处转移 HCC 的靶向药物,近十年来改善了全球范围内部分晚期肝癌患者的预后,但仍不能完全满足广大患者的治疗需求。

十年来,很多分子靶向药物在 III 期临床试验中未显示出优于索拉非尼的疗效,乐伐替尼临床研究取得的阳性结果具有里程碑意义,可以说是全球肝癌学者 10 年来努力的结晶。乐伐替尼是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 1‒3(VEGFR 1-3)、成纤细胞生长因子受体 1-4(FGFR 1-4)、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α(PDGFRα)、RET 和 KIT 的口服多靶点抑制剂,目前已经获得 FDA 批准用于治疗分化型甲状腺癌和晚期肾细胞癌。

此项随机、开放、非劣效 III 期临床试验对比了乐伐替尼和索拉非尼一线治疗 uHCC 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主要研究终点是总生存(OS),采用 Cox 比例风险模型预估 OS 的 HR 和 95%CI,预先设定的 NI 边缘为 1.08。次要有效性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时间(PFS)、疾病进展时间(TTP)和客观反应率(ORR),评估方法为 mRECIST。该研究共纳入 954 例既往未接受过治疗的 uHCC 患者(≥ 1 个可测量靶病灶,巴塞罗那分期 B 或 C,Child-Pugh A,ECOG PS ≤ 1),随机分入乐伐替尼组(478 例,体重 ≥ 60 kg:12 mg qd;体重<60 kg:8 mg qd)或索拉非尼组(476 例,400 mg bid)。

在 OS 方面,乐伐替尼非劣效于索拉非尼,中位 OS 分别为 13.6 个月和 12.3 个月,而亚组分析表明在亚太人群中一线乐伐替尼治疗 OS 获益优于索拉非尼治疗。

作为 uHCC 的一线治疗方案,乐伐替尼和索拉非尼的 PFS、TTP 和 ORR 在统计学和临床上均有显著差异,乐伐替尼组中位 PFS 是索拉非尼组的两倍(7.4 个月 vs. 3.7 个月,p< 0.00001),ORR 接近索拉非尼的三倍(24.1% vs. 9.2%,p< 0.00001),中位 TTP 是索拉非尼的两倍多(8.9 个月 vs. 3.7 个月,p< 0.00001)。安全性方面,二组发生治疗相关副反应(TEAEs)的患者数目相似,多数乐伐替尼 TEAEs 是高血压(42%)、腹泻(39%)、食欲减退(34%)、体重下降(31%)和疲劳(30%),同以往报道的乐伐替尼副反应事件相似。乐伐替尼和索拉非尼组的中位治疗持续时间分别为 5.7 和 3.7 个月,二组分别有 13% 和 9% 患者因治疗副反应而停止治疗,分别有 33% 和 39% 的患者接受了二线治疗。

针对这一成功的临床试验,乐伐替尼有望成为晚期肝细胞肝癌一线治疗新选择。

上述内容就是关于的乐伐替尼治疗晚期肝癌的实验信息,我们可以知道乐伐替尼的治疗效果要优于索拉非尼,能够有效的延长患者的生存期,这也表明了该药将有望成为治疗晚期肝癌的新选择。如果有患者想要购买该药的话,可以向海得康联系。

免责声明: 本文所表达的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替代品,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本站信息仅供参考,海得康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专业问题,请扫描下方二维码立即咨询医学顾问。

马上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共有 0 条评论